闽南时尚网 收藏闽南时尚网
你现在的位置 > > 首页 >>文章资讯 >> 新闻中心 >> 地方新闻

云南26位“象爸爸”帮助亚洲象回家

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本站整理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05 03:18:34

  云南26位“象爸爸”帮助亚洲象回家   平均每两位“象爸爸”护理一头大象 除了日常饮食起居 还要带大象进原始森林训练、觅食

  北方草原能放牧,南方森林里能放什么?

  在云南西双版纳的野象谷,中国云南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的26个男人给失去家人的亚洲象当起了“象爸爸”。

  每天6到8小时的野化训练,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悉心陪伴,“象爸爸”们的愿望只有一个——帮助这里的救助象早日回家。

  原始森林放大象 挑战不小

  9月3日,一条名为“北方人草原放羊,云南26人原始森林放大象”的视频走红网络。故事的主角是20余头野生亚洲象和它们的26位“象爸爸”。 这里是位于云南西双版纳野象谷的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,被救助对象是或走失或被遗弃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——亚洲象。

  在这里,平均每两位“象爸爸”负责护理一头大象,不仅包括日常饮食起居,还要赶着它们进入原始森林进行康复训练和觅食。工作人员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为了最大程度实现野化训练的功效,救助大象所进入的原始森林区域与野生亚洲象的迁徙区域基本重合,这就大大增加了“象爸爸”和“孩子”们的安全风险。

  “我们经常能遇到野象迁徙,以家庭为单位的大象种群对外来打扰者并不友好。”这位工作人员讲述,曾有一次,他的同事误将一头野生小象错认为自己的“孩子”。“他跑上前拍了拍象屁股,小象一扭头,发现彼此都不认识。我同事吓得赶紧往回跑,万幸的是那只野生小象并无攻击性,而是同样受惊后朝着森林跑去。”除此之外,原始森林里还有不少毒蛇、毒虫、野生植物,也对人和生存能力较弱的大象构成挑战。

  抚养受伤、被遗弃亚洲象成长已属不易,帮助他们重新获得野外生存能力,则更加困难。但“象爸爸”们从未放弃,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——让这些森林中的精灵早日真正回家。

  网友为这一群敢放亚洲象的“狂野”汉子点赞:“象爸爸”了不起,保护自然生态就是造福子孙后代。平凡的人在做着伟大的事,非常有意义的工作。

  24小时陪护 比对儿子还亲

  提到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,很多人会想起网红小象“羊妞”在这里实现从弃婴到明星的华丽转身。“羊妞”的“象爸爸”叫陈继铭,17年与象为伍的经验,让他成为了一位护象熟手。

  2002年,初中毕业的陈继铭为求生计到老挝学习饲养大象。他观察大象采食、了解大象习性,甚至试着去听懂象语。6年后学成归来,他找到了一份有着特别意义的工作——新建成的云南亚洲象救助中心招聘“象爸爸”,2008年7月,他正式成为救助象的一位监护人。

  陈继铭回忆,因为“羊妞”患有新生儿脐带感染,并伴有心力衰竭症状,需要24小时陪护。“最开始给它配置了四位‘象爸爸’,后来变成了两个人。期间每人都是24小时一班,当天8点换班后一直要持续到第二天8点。”

  他告诉北青报记者,起初两年里,小象需要每一两个小时就吃一次羊奶,还需要“象爸爸”陪着玩,大半夜也不例外。“为了更好地照顾‘羊妞’,值班的人会跟它睡在一起。哪怕是晚上一两点,它饿了就来拽我的被子,必须马上吃、马上玩。”工作时间的不规律加之高强度,使得陈继铭在最初接手“羊妞”的日子里,一度瘦了10公斤。

  工作带来的煎熬不仅是身体的,还有内心。陈继铭说,“羊妞”最需要照顾的时候,自己家的孩子才刚满周岁。“我照顾‘羊妞’生活,给它洗澡、擦屁股,但这些事情我甚至都没有给儿子做过。对于家人,很是愧疚。”此外,每天与大象打交道,因为少与人交流,寂寞的感觉在所难免。

  在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高级工程师沈庆仲眼里,“象爸爸”工作的威胁不仅源于自身的难熬,从人象之间的冲突就已有所显现。沈庆仲说,它们开心时跟“象爸爸”打闹或者生气时,都会发生意外。毕竟体重那么大,一把推过去,皮外伤都是小事,一般就是骨折。好在“象爸爸”们都有经验,意外也只是偶有发生。

  陈继铭回忆17年的经历感慨,保护亚洲象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,虽有不易,但只要亚洲象有需要,他这个当“爸爸”的愿意一直干下去。

  完全放生野外有难度

  自2008年建成投入使用以来,中国云南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先后参与过21次亚洲象野外救助工作,成功救助了22头不同年龄段的野生亚洲象。目前有12头救助象仍在该中心接受专业的医疗护理与康复训练。

  2018年12月27日,救助中心母象“格兰”产下一头小象,这也是基地人工繁育的第6头小象。它们会和“羊妞”一样,在“象爸爸”的悉心照顾下慢慢长大,通过一系列野外训练,争取重新回到大自然。

  陈继铭说,该中心共有26位“象爸爸”,年龄从70后到90后不等。他们悉心照顾大象,为的是让“孩子”们更好地离开。“我们每天带救助象回到原始森林,那里才是它们的家。我们希望它们具备野外生存的能力,然后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,让它们真正回家。”

  沈庆仲告诉北青报记者,大象完全野化放生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,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暂无成功案例。“目前,科学家对大象从幼年到成年完整的生活习性并非彻底了解,通过人工救助、繁殖的大象,因为缺少母体供给的营养和野生象群世代总结的生活经验,很难真正在野外生存下来。”

  沈庆仲介绍,目前希望通过“象爸爸”的陪伴和训练,让救助象特别是幼年象习得野外生存能力。未来能在新围出来的一片空间内离开“象爸爸”的陪伴,独自觅食并生存下来。“让亚洲象真正回归野生环境是我们所有人的梦想,但是这还需要科研人员创造条件对象群有更深入的研究,未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热门阅读
Copyright © 2012-2013 fashion.fujiandx.Net 闽南时尚网. All Rights Reserved .
ICP备案号 12003004号-5 投稿邮箱:1823595922@qq.com